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
赞一个
1
我叫康康,36岁,居住在浦东新区惠南镇,是的,在进入方舱医院之前,我没有被感染,核酸一直阴性。为什么进入方舱,只有一个理由:陪同我12岁的女儿。 平静日子的转折在4月1日那天,女儿出现了发烧的症状,之后,抗原核酸相继阳性,被转运至临港方舱医院,而我,作为母亲,也向居委会申请作为陪护人,与女儿一同进入方舱医院进行隔离。 在方舱隔离的日子一共12天,我本以为会相安无事,但事情却是一波三折,并不顺……

春天了,很快,我和女儿就要见面了。

口述 | 康康

记者 | 吴雪

我叫康康,36岁,居住在浦东新区惠南镇,是的,在进入方舱医院之前,我没有被感染,核酸一直阴性。为什么进入方舱,只有一个理由:陪同我12岁的女儿。

平静日子的转折在4月1日那天,女儿出现了发烧的症状,之后,抗原核酸相继阳性,被转运至临港方舱医院,而我,作为母亲,也向居委会申请作为陪护人,与女儿一同进入方舱医院进行隔离。

在方舱隔离的日子一共12天,我本以为会相安无事,但事情却是一波三折,并不顺利。
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当事人和女儿

Day1-7女儿确诊了

现在回想,我们仍然不知道女儿怎么感染上的。

3月14日开始,在读五年级的女儿就在家里上网课了,几乎没出过家门,除了做核酸,也没有和外人接触过。4月1日,女儿突然有了发高烧的症状,最高烧到了38.5℃,当时小区已经封控,我在小区群里求助退烧药,吃药当天女儿就退烧了。

但第二天,不好的情况传来,4月2日,社区组织集中抗原检测,女儿的核酸结果显示异常。我马上报告给居委,当晚就有人上门做单人的核酸采样。4月3日,我接到了疾控工作人员的电话,女儿确诊为阳性。
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抗原检测结果

对于她感染的可能性,我想了很多种可能,或是电梯,或是楼道,又或者烟道等其他途径,毕竟之前我们楼栋里已经出现了阳性病例,还是存在一些感染风险。而我,作为阳性患者的密接,正常的流程是需要接到单独的酒店隔离。

但考虑到女儿还小,我决定申请陪同去往方舱医院,不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性,而是放心不下女儿。

4月6号下午3点左右,我和女儿一起被隔离转运走了,当晚7点,我们就到了临港方舱医院,可能因为运送的人员较多,办理入舱的时间比较长,等我们这一批人全部入舱安顿好,已是晚上10点。
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住进方舱

办理入住时,我的健康码是绿色的,医护人员特别嘱咐我,要戴好口罩,不要聚集,多喝水,看得出她有一些担心与无奈。

Day7-12女儿出舱前一天 我确诊了

一开始,我比较担忧方舱医院的环境,后来,入住时发了很多必需品,又是独立的隔间,学习看书没问题,一颗心落定了。

当天,我和女儿被分配在不同的隔间,4月7日早上,医护查房时很细心,为了方便我照顾女儿,专门把我们母女调在了同一个隔间。换床的过程,本是病人自己动手做的,但医护人员都帮我们做了。

我们的病区B2-2区,约有300个床位,这里很温暖,墙上随处可见温馨的贴画、大白的素描以及写满了患者感言的爱心便利贴等,墙上还设立了打卡区、答疑区、心愿墙等。这面看似简单的爱心墙,似乎缓解了许多患者的焦虑情绪。
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方舱墙上的贴画等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方舱墙上的贴画等

很快,一周之后,女儿痊愈了,核酸两次阴性,成为了病区内首批出院病人。本来我和她可以一起出院,但就在出院前一天,我出现症状了,感觉自己喉咙又干又痛,到了晚上还出现了头痛发烧、四肢无力。因为女儿的经历,我的警觉性很强,我想应该是被感染了。

我马上报告给了医护人员,晚上吃了一粒布洛芬来缓解我的头痛,第二天就退烧了,但4月14日早上我也被检测出核酸阳性,需要留在这里隔离治疗。这样一来,如果女儿独自出舱,又面临着看护的问题。

4月14日早上,我打了很多电话协调这件事,原则上,患者从哪里转来,就要回到原来的地址。但因为我是单亲妈妈,唯一的办法只能送到同在浦东新区的外婆家,最大的困难是,我家和外婆家属于不同的街道。
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方舱生活

接收的街道因为是村庄,又有阳性确诊病例,村庄的防疫压力很大,几经周折,说明情况后,对方才同意。4月15日,女儿顺利出院,接到了外婆家。而我,在方舱医院继续隔离,直到4月18日,核酸连续两次阴性。

Day12-至今 出舱后 我当了团长

4月18日早上9点,我为出舱做准备了。叠好被子,拿好出院小结,一些毛茸茸的衣服因为有病毒吸附的风险,留在了方舱。当天,医疗队和我核对了信息,听从指挥部的指挥上了一辆集中转运的公交车。

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一路看着窗外的风景,那是自由的气息。因为浦东新区的出舱人员,先统一转运至源深体育中心中转,接着各个社区的大巴再分批接送。当时出舱人数很多,第一辆大巴车没上去,第二辆又错过了,直到下午1点半才顺利搭乘上了回家的“中转车”。
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解除隔离证明

因为我和女儿转运的街道不同,在交流中,我感受到不同街道的管理水平参差不齐。当时我好不容易挤上惠南镇转运回家的车后,车上没有人为我们做核酸,或者看相关隔离出舱的证明;而女儿转运的大团镇街道,上车后,全车就集中安排了一次抗原检测。

虽说,坐上回家的车花了4个多小时,但从另一个侧面看,痊愈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。新闻报道上说,这一天,出院出舱人数共计23286例,超过了当日新增阳性感染者人数。4月24日出院出舱人数21972例。

转运车下车的地方,距离小区还有五六百米,我只能步行回去。街道上所有的商铺关着门,我没有接触什么人,给居委提前报备了以后,在小区门口,我受到了保安大叔暖心的询问。大叔看了看我的出舱证明,进行了出入登记,说了句:“欢迎回家。”

走到自己楼栋下面时,正好碰到居委书记正带着专业消杀车进行消杀。书记也询问了我家里资的情况,并嘱咐如果有缺少的物资,可以上门服务代买。楼栋群的邻里提早几天知道我要出舱回家,大家在群里都在为我加油打气,没有任何被歧视和异样的感觉。
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资料图

回到家后,第一件事是看了看冰箱里的水果,没有烂掉,接着开了罐可乐激活下自己。按照社区的防疫规定,我需要居家健康监测7天,在这七天里,因为我有一些物美价廉的农副产品和水果资源,我被小区群里的邻居推举为团长。

考虑到我居家,无法出门,我与供应商对接时,让其在每个包装上标注好楼栋号,小区每个楼栋再出一名志愿者协助,工作量就减少了很多。因为数量不算多,在与供应商对接时,我索性在笔记本上手动统计。

核酸阴性的我,在临港方舱医院住了12天 |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
资料图

目前,我居家第8天,还未接到社区解除隔离的通知,前些天,母亲发来家里的水果树,都开花结出了小果子。经历了这么一出曲折的经历,似乎更爱生活了。春天了,很快,我和女儿就要见面了。

征集令

2022年3月以来,上海疫情呈多点散发、多链并行、隐匿传播、快速蔓延态势。这是2020年到现在,上海疫情防控常态化后形势最严峻的一次考验。减少流动、大范围筛查核酸……这一切都是上海居民在两年多的疫情中第一次碰到的情况。

上海战疫,刻不容缓;上海加油,没有退路。

版权说明

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,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、出版、改编,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,违者必究!